揭秘押运兵:夜间站哨荷枪实弹 在哪去哪瞒家人


来源:新锦江娱乐 作者:admin

揭秘押运兵:夜间站哨荷枪实弹 在哪去哪瞒家人

资料图:武警押运兵

原标题:揭秘押运兵:夜间站哨荷枪实弹 在哪去哪瞒家人

路,滚着热浪,伸向遥不可及的远方。

山叠峰,路漫漫。武警广西省总队柳州市支队十六中队上士廖家雄坐在颠簸的押运防暴车上,凝望着眼前不断延伸的路途,耳畔又一次回响起那首叫作《驿动的心》的老歌——

“曾经以为我的家,是一张张的票根,撕开以后展开旅程,投入另外一个陌生……”

跟 许多年轻人一样,廖家雄也曾有过说走就走、游荡四方的冲动,于是不顾一切逃离家乡、踏上旅途。他去过广东打工,到过浙江闯荡,上过北京游玩,一次次起程。 对他来说,路,意味着机会,意味着自由和远方。躁动的青春注定选择漂泊。但谁也没想到,他后来会选择当兵这一条路,而且这一走,便是9年。

廖家雄坦言,最初他只是抱着体验一回的心态,都说“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那就“后悔”两年试试,反正还年轻。凭着骨子里那股敢闯敢拼的劲头,廖家雄很快在部队脱颖而出。第二年,他便在战友羡慕的目光中,在同年兵中第一个参加了长途押运。

再次踏上走南闯北的征途,廖家雄感到既熟悉又陌生。恍惚间,入伍前那些东奔西走的漂泊、那些青春年少的荒唐,随着公路的颠簸,如蒙太奇般交叠映现……那漂来漂去的日子里,他曾失落、失望、失掉方向,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

蓦 然望向窗外,一切飘散如烟。后视镜里的廖家雄,手握钢枪、目光坚定,身后是护送千里的国防重要物资。他第一次意识到,原来除了自由与远方,路还意味着责 任、意味着使命与担当,这些沉甸甸的词,让他那颗驿动的心渐渐平息,感到踏实与镇定。正是这份镇定,伴随他走了很长的路。

跟廖家雄不同,走什么样的路,上等兵徐平当初并没有多少选择的自由。从小到大,上什么样的学校,学什么样的特长,甚至交什么样的朋友等等,父母早就替他规划好。对他来说,路,不过是一条窄窄的直线。可想而知,那年当他终于鼓起勇气选择报名参军,曾遇到多大阻力。

“自 己选的路,再累也要走完。”徐平刚到部队很不适应,跌倒过,气馁过,挣扎过,不止一次地自我怀疑过:“难道这条路我真的选错了?”他甚至怀念起被爸妈呵护 安排的日子。但倔强的他还是加倍努力,咬牙坚持下来了。“有些关,只能一个人过;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后来,中队接到押运任务,中队长李文廷便选中了 这个能吃苦、有耐力的小伙子。

这是徐平第一次走那么远的路。因山路崎岖、坡陡弯急,刚 出发他就被颠得七荤八素、阵阵干呕,但徐平依然死死攥着把手,眼睛始终紧紧盯着车外观察。他早就知道这条路并不好走,也曾听老班长说过2008年冰雪灾害 时押运车困在半路三天三夜等惊心动魄的故事,但他内心笃定:不管怎样,既然选择了一条路,就要为之付出汗水、承担代价,不患得患失,有始有终,才是人生正 道。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这大概是任重道远的押运兵共同的心声。长途 押运路途远、时间长,身心极易疲惫,加之路上情况层出不穷,押运兵得时刻绷紧安全弦。特别是中途加油,路上车辆多人员杂,对武装警戒、人员疏导等提出更高 要求。到了夜间站哨,更是荷枪实弹、寸步不离。头顶的星月、流浪的山风、低唱的虫鸣,陪伴哨兵度过漫漫长夜,迎来破晓的曙光。

天亮了,又要启程。长路漫漫,有时他们会歌唱,或放声吼几首熟悉的军歌,或轻轻哼上几段温暖的家乡小调。因押运任务特殊,有保密规定,押运兵在哪里、要去哪里,都不能让家人知晓。于是父母往往“后知后觉”,自己儿子原来在某年某月某日路过家门口。

有远行,便有游子。中士郭士蛟的家就在高速路边。那一次,离家还有挺长一段距离,随着窗外景致越来越熟悉,他的心跳开始扑通扑通加速,近乡情怯,五味杂陈。

透 过车窗,郭士蛟目不转睛地张望着。他已经远远望见了,望见那座魂牵梦萦的小村庄,村头那棵高高的老柿子树,老爸老妈在干嘛?还像从前一样为我牵肠挂肚吗? 为了我,他们曾走南闯北、四海为家……一瞬间,许多回忆涌上心头。伴着回忆,故乡在身后渐行渐远,押运兵在路上悄然成长……

路,仍在不断延伸,伸向未知的远方。

押运路,军旅路,成长路,人生路……年轻的押运兵一路寻找,一路经历,一路感悟,留下一个个青春印记。对于他们来说,前方的路还很长,还会遇到许多问题,需要自己一步步去探寻、去解答、去领悟。而答案,就在不断前行的路上。